感谢自己的不完美我们:所遭遇的第一个重大磨难多来自于家庭 文章来源:美高梅投注 更新时间: 2016-10-12
生活中,我们惧怕阴影,但它并不会消失,反而会潜伏在我们的潜意识里,与我们作对。我们试图忘记自己曾遭受的伤害,但忘记越多,我们失去的就越多。我们的天赋就沉睡在阴影里,当我们发现它、接受它之后,生命就会苏醒,从阴影走向光明。生活是我们的老师,痛苦尤其是我们的老师。
     “生命中最不幸的一个事实是,我们所遭遇的第一个重大磨难多来自于家庭。”著名国际心理学家弗兰克·卡德勒说,“并且,这种磨难是可以遗传的。”
  暴力的遗传
  特迪是弗兰克在华盛顿大学学心理学时帮助过的一个男孩。10岁的特迪无法集中精力学习,他整天都沉浸在各种各样的白日梦里。这是逃避,因为他的生活实在太不幸了。
  特迪的父亲是个酒鬼,喝醉后会一整天一整天地毒打特迪,他还曾让特迪和狗一起睡。父亲还常带妓女回家,也会毒打妻子。最后,在社会服务部门的干预下,特迪总算逃出了这个地狱般的家庭。之后,几个家庭都试过收养特迪,但他除了做白日梦和学习困难外,还有更严重的撒谎和偷窃的陋习,这些家庭最后都放弃了他。
  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特迪尽管逃出了现实的地狱,却逃不出“记忆的地狱”。父亲对他的毒打、他的痛苦以及仇恨,他都无法忘记。他做白日梦、撒谎都是为了逃避他小小年纪就生活在地狱的这个真相。他偷窃,是为了取回自己被剥夺的东西。生活经验没有告诉他,他能通过正常的途径得到他想要的。
  父亲伤害特迪,是因为他先受过伤。特迪的祖父也是一个打孩子的变态酒鬼,他虐待并毒打儿子,特迪的父亲想忘记这个真相,为了做到这一点,他小时候一样爱做白日梦,长大了则酗酒。进入醉酒状态后,他心中的仇恨失去了控制,最后将这个仇恨投射到妻子和儿子身上。
  这是暴力的遗传,我们不难见到一些家族一直在延续这个毁灭性的循环。
  愿望的接力
  愿望的接力也是最常见的家庭磨难之一。祖父有梦想A,没有实现,他将梦想A强加在孩子头上;父亲有梦想B,但因为被祖父强加了梦想A,梦想B没有实现。于是,他将梦想B强加到自己的孩子头上。
  在很多糟糕的家庭,都可以看到种种毁灭性的循环。但是,我们不必因此去埋怨父辈或祖父辈,因为这个历史的传承不会因为抱怨而消失。并且,当你抱怨的时候,你必定会是这个恶性循环的参与者。
  “要打破这个循环,我们就必须从自己开始。”弗兰克说,“逃避或抱怨无济于事,那样阴影就依然是阴影。要么,我们因为它而变成一个同样可恶的人;要么,我们因为彻底压抑了这些阴影而丧失了一部分的自我,从而变得虚弱。”
  像特迪的父亲,他试图用做白日梦、酗酒这些方式来逃避阴影,但结果只是变成和特迪的祖父一样暴虐的人。至于像那些在工作坊中表达过想换个家庭重新生活的意愿的人,在经过弗兰克的培训后,他们都重新认识到,这是我们每个人的一种使命:
  作为一个人,我们必须深入地探讨自己经历过的所有事件以及教训,只有在这个深度上我们才能发现我们自己的真实,找到自己的决策能力。发生过什么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们怎么去处理。无论我们出生、成长在什么样的家庭里,我们从中学到什么经验与教训,并如何最大限度地利用它们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  阴影是我们的人生财富
  阴影和光明一样,都是我们的生命。如果逃避,我们就损失了一部分自我和力量。如果面对并整合阴影,阴影就会变成我们的人生财富。
  “你不能逃避事实。”弗兰克强调说,“你能做到的,就是从你自己开始,将你自己的苦难转化为你的催化剂。”
  他说,他的理论受到了中国阴阳论的影响。人生必然一方面是阴影,另一方面是光明。并且,阴极就是阳,阳极就是阴,阴阳对立而统一。但是,在生活中,我们惧怕阴影。当我们这样做时,阴影并不会消失,它反而会潜伏在我们的潜意识里,与我们作对。这就仿佛是我们自己的一部分丢失了,不仅丢失了,它甚至还与我们作对。
  “我们试图忘记自己曾遭受的伤害,但忘记越多,我们失去的就越多。作为一个人,我们就越不完整。阴影是我们自己的一部分。我们的天赋就沉睡在阴影里,当我们发现它、接受它之后,我们的生命就会苏醒,我们就会从阴影走向光明。”
“生活是我们的老师。”弗兰克强调说,“痛苦尤其是我们的老师。”
(转载自武志宏博文)
附件下载:

上一篇: 如何处理高中生早恋问题

下一篇: 三种家庭最容易出现网瘾少年